在中国

华蓥历史解密网 2020-03-18 01:36:27

  在中国,但凡有点“文艺”的年轻人,都曾无一例外地是村上春树的读者。村上早期的代表作《挪威的森林》几乎成为了一代人青春密码。村上在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中文版序言中说,他以前笔下的主人公“大多数是二十几岁至三十几岁的青年男性,他们住在东京等大城市,从事专业工作或者失业,从社会角度来看,决不是评价高的人,或者莫如说是游离于社会主流之外地方生活的人们。可他们自成一统,有不同于他人的个人价值观”。正是这种游离而又自成一统的价值观,传达出现代人心底的刻骨的孤独、寂寞、无奈和感伤,让村上一纸风行,成为世界各地小资读者的小说“圣经”。

  但对于一个已从日本出发正在逐渐影响全世界的作家来说,村上用不断奔跑的姿势告诉世界,作为一个作家,他并非一味沉溺于自我世界。日本在20世纪的一系列现实境遇,二战失败后整个民族的精神状态,以及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等都在影响着他的创作之路。熟悉村上全部作品的林少华认为,村上至少有一半作品很不“小资”,从《奇鸟行状录》开始,他的笔就开始介入社会问题,笔锋开始变硬,变犀利了,开始涉及到灵魂中最黑暗、最隐秘的部分。

  在西方的主流评论里,村上春树已成为当代最杰出的世界级作家之一。他以明晰简洁的文字以及抽象的风格,呈现出一个复杂而超现实的文学世界。

  “这正是故事的职责,对此我深信不疑。”

  村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一手制造的造成12人死亡、5510人受伤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恐怖案是他创作《1Q84》最初的出发点。他几乎旁听了关于奥姆真理教案的所有审判,“不懈地想象那些成为死刑囚的原教徒们的心境”。他采访了60多名沙林事件受害者,写了《地下》。之后采访了8名奥姆真理教的信徒,写下了《在约定的场所》,加之此后出版的《神的孩子都跳舞》,村上已不是那个酷爱马拉松、爵士乐和鸡尾酒的“小资教父”,他对社会现实的高度关注使他成为了一个真正具有世界性的作家。而他在《1Q84》中对以奥姆真理教为原型的邪教组织深入而精辟的描写,则归功于他扎实的采访和非凡的思考力和想像力。

  (实习编辑:郭婧涵)

泉州十佳男科医院
小儿感冒咳嗽化痰药
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
友情链接